<meter id="fhfpr"></meter>

<del id="fhfpr"><address id="fhfpr"></address></del>
<font id="fhfpr"></font>

    <rp id="fhfpr"><listing id="fhfpr"></listing></rp>

              <rp id="fhfpr"><listing id="fhfpr"><rp id="fhfpr"></rp></listing></rp>

                <p id="fhfpr"><address id="fhfpr"></address></p>
                <font id="fhfpr"></font><mark id="fhfpr"><progress id="fhfpr"><font id="fhfpr"></font></progress></mark>

                  <mark id="fhfpr"><address id="fhfpr"><b id="fhfpr"></b></address></mark>

                          <sub id="fhfpr"><noframes id="fhfpr"><delect id="fhfpr"></delect>

                          副業,年輕人搞錢的一條彎路

                          創投圈
                          2022
                          03/12
                          20:00
                          分享
                          評論

                          副業有風險。在真正決定割舍一段失敗的副業經歷前,許多人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這幾年,都市里悄悄興起了一股發展副業的風潮。有的人借此獲利,也有人成了副業陪跑者,投入時間和精力,發現自己沒有財富增益,反而賠了錢,有的人只得到了踩坑的經驗或被騙的教訓——如果這也算收入的話。

                          副業失敗的原因究竟能有多少種?且看副業陪跑員們的自述:

                          正職外,我為什么需要一份副業

                          身處 IT 行業,我總擔憂過不了 35 歲被優化的坎兒,為此,我試圖發展一項副業,未雨綢繆。

                          來成都之前,我在上海工作,身邊有聊得好的三兩好友,也都想著發展一份既能增加收入,也能實現 " 工作自由 " 的副業。

                          2020 年,我 29 歲,咨詢了一位開 3D 動畫和特效工作室的朋友,了解這行的情況。他告訴我,假如能學成,他那邊資源很多,不愁沒單子,還可以在家接活干。因此,我參加了渲染師培訓班。我報了一個 3 個月的線上課程,花了 7000 元;而后又花了 6500 元,新組裝了一臺專用的臺式機。

                          那一年,我加班很多,平常只有周末能上課,學到的知識并不連貫。加上我平常的正職工作與渲染師并不相關,平日缺少實踐和鍛煉。而 3D 行業需要大量時間積累、實踐,我發現,假如要掌握它,我投入副業的時間比主業還多。

                          思考一番后,等課程結束,我便決定放棄了。因為副業畢竟是副業,不能比主業投入更大。

                          雖然投入了一些錢,但我也只能安慰自己:花了一筆錢,篩選了一份自己不適合的工作。

                          尋找轉行之路的軟件測試人員

                          圖 | 新組裝的臺式機配置

                          2019 年,我試過在小區附近擺一個貼膜攤。

                          那時候," 斜杠青年 " 這個詞開始流行?,F在看來,一定程度上可以把它理解為副業青年。當時,我身邊很多朋友都有了副業。一位在深圳高新科技園大企業工作的朋友,愛好健身,一天竟跟我們說他開始試著在健身館帶課。而另一個朋友,業余在某個知識付費平臺張貼了自己的信息,線下給別人做簡歷和傳授求職技巧掙錢。

                          我也有點心動,但是工作之外,我沒有太多時間準備授課,也就無法做課程類的副業。

                          我想到一個大學時候聽過的玩笑——深圳華強北的程序員下了班就在街頭支攤,上書:祖傳貼膜。我覺得這很有趣,也可行,就從網上買了貼膜工具和折疊桌子,在小區附近擺上準備賺錢。

                          我興致勃勃擺了三天,結果只貼了三張膜。倒不是無人問津,而是我理想豐滿,沒意識到現實骨感。那時我并不知道什么機型流行,只買了零星幾個手機款式的膜。因此,有幾個人來找我貼膜時,我沒有對應的膜能賣給他們。到了第三天,挫敗感加上在街頭擺攤百無聊賴,打發時間太費手機流量,我決定不做了。

                          原來一個街頭的貼膜攤,小小的,但想要經營好讓它掙錢也很不容易。

                          mimisun

                          我覺得自己是個 " 廢人 "。因為和曾經的同學、朋友比,我是賺得最少的那個,因此想用副業增加自己的收入。

                          機緣巧合,我看到了小說代寫的招募。我想著自己文采比較好,本以為這個兼職很適合我。結果,我發現這只是一個 " 為愛發電 " 的副業——千字才 5 元,而且每天必須保證日更至少 8000 字。在有工作的情況下,我根本沒有精力來完成。最后,我還是放棄了。

                          meidou

                          一度,我試著把寫作當成我的副業,讓自己和同事相比有些不同。

                          有這個想法,是受一個我關注三年的公眾號啟發。關注三年來,我覺得那位博主寫的文章很接地氣,十分喜歡,相信文章中所寫的每一句話。

                          那個公眾號除了發文章,每個月還會開寫作班,經常發推文介紹寫作班的學生通過寫作實現自我提升、改變了人生的案例。我看了,蠢蠢欲動,也想報名。

                          報名費 699 元,很貴,我是一名護士,常年熬夜班,一個月的夜班補貼也才 700 元。因為這樣,我遲遲未動。

                          后來,我所在的單位舉行了一次征文比賽,我拿到了三等獎,還有 300 元獎金。當時,我感覺也許可以在寫作方面提升自己,將來說不定有機會調崗到后勤部門。于是,我咬咬牙,交了報名費。

                          一套寫作課程下來,我發現課程的內容對我來說太虛了,加上我自己工作忙,也不怎么練筆,自然也沒把寫作練成我的副業,在業內打出一定知名度。我還錯誤估算了我所擁有的空余時間。寫作班上完不久,醫院三甲復評來了,需要準備很多資料,我幾乎將所有的休息時間都奉獻給了科室,更沒有時間寫作了。

                          到現在,上課時交的 699 塊錢,我還沒通過投稿掙回來。

                          小皇帝

                          我做過唯一的副業就是寫作。

                          2020 年下半年,我苦于公司無休止的內耗,又不敢輕易辭職,總想有一條另外的出路。當時,我看到一部電視劇里的女主角,通過寫自己的故事出書掙錢,便隨口說了句:" 這也能行?" 喜歡看書的妻子在一旁認真地回道:" 對啊,你的故事也很適合寫成書,相信會幫到很多人的。" 從那時開始,我連著寫了十個月,一邊投稿一邊優化內容。

                          投稿這大半年,有很多編輯否定過我的作品,說我 " 在做白日夢 ",也有些編輯給了很高的評價。寫作這件事,我還沒有成功,但也談不上失敗。不想自費出書的我,依然在繼續投稿,而故事也依然在繼續。

                          雖然我離出書遙遙無期,但父親看到了我的稿件,深受震撼,我們為此還談心了幾次。父子間很多難以溝通的話,因為我寫的東西,也得到了一些 " 對話 " 的契機。父親的肯定和鼓勵,讓我感動。

                          普通的胖子

                          操持副業失敗的 N 種方式

                          2021 年 9 月到 10 月間,我送過兩個月外賣。我其實是做閃送的,當外賣平臺需要處理那些沒人接的單子時,就會把單子派到我這樣的閃送員身上。

                          我的正職工作是北京一家公司的商務運營,每天下了班總覺得很無聊,周末也基本在家躺著。那段時間,我會想些和人生、情感相關的問題,這些問題始終沒什么結果,最終變成了一種折磨。當時,我的財務狀況也不好,之前創業失敗,還欠著幾萬塊錢要還。

                          后來,我買了輛摩托車,想到閃送是比較快上手的副業,便決定去試試——讓自己出去走走,也能賺些錢。有次,我在暴雨里送完了好幾單。開車時車速很快,我在雨中穿行,穿著防雨的衣服還是被淋透了,像掉進河里。那時,北京的天已經開始變冷,雖然很冷,我還是堅持送完了單子。

                          送外賣的這段時間里,我一天最多能拿到 120 元,那次我跑了 8 個多小時,一百多公里。其他熟練的騎手,一天能賺幾百元。算下來,我做這份副業的時薪比正職的時薪差了很多,可能是因為我不熟悉路,也太遵守交通規則了。

                          進入冬天后,北京的天越來越冷,我開始減少接單頻次。漸漸地,我開始一單也不接了。幾個月過去,我還能收到平臺給我發的短信,提醒我自己已經很久沒再接單了。

                          其實,這次副業嘗試不算成功也不算失敗,因為送餐過程中我收獲了一些其他東西。有時我會送凌晨單,那時很多單子是送情趣用品。送一單也就十幾塊錢,但我會覺得,這么晚還能給人們送這些即時需要的東西,也算是給他們謀福利了吧。這也是我能做的一點小小的貢獻。

                          TAO

                          有段時間,我的工作內容不多,不是很忙。無意間看到網上的兼職刷單廣告,便想著做做看,賺個打車錢。刷單時,客服先是發了我一個買包包的購買鏈接,然后告訴我要先自己墊付。我猶豫了一下,有點打退堂鼓。但客服告訴我,之后會返還我的本金,我就信了。

                          付完 360 元后,客服又說需要再點擊一個鏈接完成購買后,才能一起返還我的本金,同時支付我兩次刷單的傭金。那時,我才反應過來自己被騙了。我立即問候了客服全家人,還截了圖,但也沒要回我的 360 元。

                          我記得,那天下班后自己越想越氣,在回家的路上哭了一路。

                          果冉

                          2020 年疫情開始時,我還是大四的學生。在家里待著無聊時,我看到抖音上有許多短視頻教程,號稱做這個的人,日入過千。

                          于是,我找了一個大概有 400 多萬粉絲的人,加了他的微信。說定了學費是 598 元后,他給我發來許多小視頻,內容主要是如何去水印、下載高清影視等小竅門。剛開始,我沉浸在技巧學習中,樂此不疲。過了兩天,我找老師請教問題,他以家中有事推辭了。又過了幾天,我再次找到他,他又說家中出事,過幾天會手把手教我。十天過去,我給他發了很多消息,但他總以各種說法推脫。最后,我交的學費都打了水漂。

                          后來,我又找到一個比較 " 權威 " 的短視頻達人。她的朋友圈,全是一些轉賬記錄和她帶的學員 " 爆 " 了的視頻。于是,我花了 1598 元,加上她的微信。后來,我被邀請進入一個群,群中已經有 379 個成員。每天,群中都會有人討論、打雞血,這位達人也會和我們說明視頻軟件的使用方法,以及如何做一個點擊率高的開頭。

                          學習了半個月后,我開始自己剪視頻。剪完第一個視頻后,我興沖沖地把它發給 " 師父 "。她發來語音,告訴我時間太長了,需要再剪短一些。有了之前那個 " 師父 " 的對比,她顯得認真很多,當時,我開心極了,心想這次錢花的值。

                          等我把修改好的版本發給她之后,她給我迎頭澆了一盆冷水:" 你這剪的啥呀?重剪。" 我本想和她爭論一番,但又轉念一想,是不是自己剪得確實不好,也就作罷?,F在想來,其實她當時的態度還是挺敷衍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處理不來這么多學員。

                          我親眼看著所在的學員群人數不斷增加。在那里,時不時有人說自己剪出的視頻播放量達到幾萬," 爆了 "。相比之下,我剪出的視頻播放量最多只有 1809 次。漸漸地,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不適合這件事,同時,我也即將開始籌備畢業論文。最終,歷時一個半月,剪視頻這件事無疾而終。

                          毛毛

                          我曾經賣過莆田系假鞋。那是疫情爆發后的第二個月,我沒有了收入,就開始琢磨副業。當時,朋友圈有個人也在賣假鞋,我感覺她生意挺好的,而后,我又在知乎上看到一些 " 無貨源模式 " 的文章,就開始自己找廠家,在閑魚上賣,還在拼多多上開了店鋪。

                          我良心過不去,臉皮又薄,不好意思在朋友圈賣貨。而每當有買家問我是真是假時,我總極力告訴他們這是假鞋,勸他們慎重考慮。最終我一雙鞋都沒賣出去,還因為自己買了一雙紐百倫的假鞋試穿,倒貼了二百多塊。

                          西瓜籽

                          在日本讀修士期間,我曾花了一年半的時間,幫國內的學生代寫各種論文。最后,我因這份副業是黑灰色產業、競爭激烈,以及帶給我強烈挫敗感而退出了這行。

                          當時,我在一個學術相關的微信群里,刷到了某論文工作室的招人消息。這種廣告在地區圈子里的學術群里很常見:招校對、招翻譯、招助教 …… 基本都是活多人累,錢少事煩的差事。

                          一開始,我沒把它放在心上,可看到最后,招人的聯系人聲稱自己是某位行業大佬的師兄,我稍微有些動容:這位大佬年紀輕輕就評上了正教授,我也曾與其有過數面之緣,一種莫名的信任油然而生。后來,我托國內同學查了,那位聯系人確實是國內某 985 大學畢業的,便加了微信,開始在派單寫單中度過兼職代寫生涯的一年半。

                          這份副業很輕松,絕大多數本科和研究生階段的學生作業和課程論文,只要對周邊資料稍加研讀,或是有足夠的學術積累都能做出來。比如,我只需要幾個小時的工作就可以出稿,而后能拿到數百至上千的報酬,如果是碩論或者博論還能拿到更多。

                          但可能也因為上手條件太過簡單,這行的競爭過于恐怖:同一個工作室的人會因為各種原因搶你的單子,你可能剛看到這個單子,但兩秒之內它就歸別人了。這行的圈子很小,和你搶單的人可能就是你的同學、學弟,甚至是微信好友。最好的辦法是避開他們,在深夜接單寫單。

                          做這份工作,還要應付一些莫名的客戶要求。有的客戶對自己要完成的論文完全沒有定位,還會提出各種外行的要求。我很容易感到挫敗,覺得實在 " 卷 " 不動了。

                          另外,工作室所在的群三天兩頭就會被封,盡管中介或者派單客服想盡各種辦法規避,但還是基本無解,最后只能在某書或其他私密辦公軟件上傳稿件。代寫本身就很違背學術道德,這樣一搞,更容易讓人有產生厭懼、危險和違法的感覺。我非常討厭那種感覺。因此,在春天的最后一個禮拜,我還是退出了這個圈子。假期,我開始了無牽掛地在千葉小酒館里刷著我的盤子。老實說,這感覺真好。

                          何心荒

                          那些做副業吃虧教給我們的

                          2018 年,我剛工作一年左右,存了點小錢,得知投資股票和基金可以賺錢,就在網上花幾千塊錢,報了基金投資訓練營和股票投資訓練營。我想著,除了投資收入,掌握多一門 " 技能 ",以后或許也能多一點收入。

                          然而,到現在我當時報班的幾千塊錢沒賺回來,還往里虧了一些。分析原因,我覺得主要是因為自己沒有太多精力去鉆研和分析股票市場。

                          小春喜

                          做了幾次擺攤的副業后,我開始覺得,假如一個人有穩定工作,而且處于事業上升期的話,還是以做好本職工作為先,不要本末倒置。

                          畢業后,我在上海工作。這個城市生活氣息濃厚,市集文化盛行,既有許多藝術展覽,也有普通人也能擺攤的市集。

                          " 擺攤 " 是去年在年輕人中火起來的。我朋友曾在一個市集里,賣自己做的淡水珍珠飾品,收入還不錯。我在互聯網公司工作,覺得只做大廠女工,挺沒意思的,也想去市集里擺個攤嘗試一下——想玩,也想搞錢。

                          2021 年國慶,我第一次擺攤。在那之前,我去了義烏傳統的商貿城,還有北下朱直播小鎮,想觀察有沒有溢價比較高的商品。選品時,我考慮了首飾和積木花兩種,但想到前者已經有很多人在賣,便選擇了后一種。

                          國慶假期第三天,我開始在上??萍拣^擺攤賣積木花,賣了四天,收入近 1000 元,剛夠付攤位費,剩下許多貨沒賣出去。經過總結,我發現市集里,不是賣溢價高的東西就能盈利,也可能因為賣不出去賠本,在那里,人們需要當下就能享受到的東西。另外,擺攤的地址也同樣重要。

                          決定放棄擺攤前,我還擺過三次別的攤子。試過抽獎,也試過賣奶油膠手工品。其中,只有一次,在沒有攤位費的情況下,我掙了五百塊錢。整體來說,由于疫情原因,以及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籌備,擺攤賺錢的性價比太低,我和朋友虧了一些錢后選擇了放棄。

                          圖 | 攤位

                          今年,我還嘗試過做三明治,把它們賣給同事。每個三明治能賺 7 塊錢左右,但從制作到包裝的整個準備過程太耗時:我七點半下班,回到家后得折騰到凌晨 12 點。最終,這個副業我也放棄了。

                          我周圍有許多女性朋友,時常聊起想做副業:比如做自媒體、炒股、炒基金等。我算是其中行動力比較強的,也時常和她們分享自己的經歷。經過交流之后,我們發現,其實小本創業挺難的,那些能把副業做成功的人多是擁有資源,不然很難成功。

                          可可可可可以

                          2015 年到 2016 年期間,我在廣州工作。當時我上夜班,一周休息三天,工資不高。在一線城市生活,消費水平挺高的,而且當時迷戀買東西,以營造出過著好日子的感覺。

                          那時微商大行其道,我為了賺錢也開始考慮做這個行當。

                          我臉皮薄,不敢在自己的微信號上賣東西,便花錢注冊了個小號。一開始,我不知道賣什么,便在閑魚上買了個貨源號集合,挨個加了賬號,看看他們在賣什么,但發現大多貨源價格很高,我沒法賣。

                          后來,我又加了那個賣貨源號的人。她賣的是外賣原單,我在她那兒買過一件印著耐克商標的連衣裙,但我去專賣店看過,發現壓根就沒有這一款。那件衣服我穿了一個夏天,然后丟掉了。

                          接著,我又開始思考顧客從哪里來。于是加了幾個說自己有拓展渠道的人。他們讓我花錢注冊了一個 app,說是在那里可以加到許多陌生人,只是那些人能否通過好友申請,得看我的話術如何。最后,我也沒加上幾個人。

                          這么折騰了一圈,在那個用作拓展副業的小號上,加到的都是在做微商生意的人,大多是代購。他們有的是寶媽,賣些自己做的零食,還有賣面膜、賣牙膏的。我看著他們在朋友圈里曬著自己的收入和自己買的車,我突然開始有了一絲懷疑。

                          后來,我聽到一種說法:" 賺想賺錢的人的錢 "。琢磨了一番后,覺得做微商果然還是得靠 " 騙 "。后來,我便放棄了繼續做微商這個副業的想法。那之后,我試過去花市賣花環小夜燈,但只賣出一個,其他貨都砸在了手里。

                          直到我離開了廣州,換了工作,才放棄了做副業的想法,開始全力專注在主業工作上。幾年過去,我的收入也有了提升?,F在,我每次看到在網上大行其道的 " 副業賺錢 " 之說,也就笑笑不說話。

                          Maxine

                          我在一個三線城市工作,平常工作是早 9 晚 6 的節奏,生活挺安逸的。2020 年,我喜歡上了玩劇本殺,經常去玩。因為太喜歡它,也嘗試做起了劇本殺主持人的兼職。

                          劇本殺分淡季和旺季。最忙的時候,每周工作日晚上我會帶 1-3 場,周末帶 3 場左右,這個工作量,一個月能拿 700 元至 1500 元。

                          一開始,我很有熱情。玩家討論激烈時,我在旁聽著也覺得很有趣,結束后,他們也會和我一起討論劇本,我還和一些人成為了朋友。

                          圖 | 劇本殺本子

                          但時間長了,我的熱情被消磨了許多。一方面是因為熬夜太多,我的身體撐不住。我們都是在晚上開本,最晚的時候,我凌晨四點才到家,第二天還要去上班。另一方面,我發現一些玩家其實目的并不純粹,他們把它當社交場,還有顧客事后騷擾拼場的女玩家。我是主持人,有時為了業績,還不得不向顧客推薦爛本,這讓我感覺挺無奈的。

                          斷斷續續,我堅持做了快兩年的兼職,這份原本讓我熱愛的副業,開始讓我處于內耗狀態。今年我的本職工作也步入新階段,我希望更專注于自身的成長。因此,我決定停下。

                          做這份副業,讓我發現人原來真的可以為愛發電。同時,我也看清了一個道理:副業也可以不賺錢,但不能干擾自己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也感謝這段經歷,我的邏輯思維、口才和應對能力變得更好了。

                          來源:真實故事計劃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相關推薦

                          1
                          3
                          欧美xxxxx精品_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播放_18禁男女污污污午夜网站免费_色哟哟在线观看免费视频高清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