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fhfpr"></meter>

<del id="fhfpr"><address id="fhfpr"></address></del>
<font id="fhfpr"></font>

    <rp id="fhfpr"><listing id="fhfpr"></listing></rp>

              <rp id="fhfpr"><listing id="fhfpr"><rp id="fhfpr"></rp></listing></rp>

                <p id="fhfpr"><address id="fhfpr"></address></p>
                <font id="fhfpr"></font><mark id="fhfpr"><progress id="fhfpr"><font id="fhfpr"></font></progress></mark>

                  <mark id="fhfpr"><address id="fhfpr"><b id="fhfpr"></b></address></mark>

                          <sub id="fhfpr"><noframes id="fhfpr"><delect id="fhfpr"></delect>

                          3 萬人“排隊”提現,“網約車鼻祖”陷退款泥潭

                          創投圈
                          2022
                          03/12
                          19:56
                          分享
                          評論

                          3 月 10 日,黑貓投訴平臺發布 2021 年度紅黑榜榜單,網約車領域 2021 年度有效投訴量為 71110 單,較去年增長 119.44%。其中,值得關注的是位于網約車領域黑榜的易到用車。

                          截至目前,黑貓投訴平臺已經累計收到針對易到用車投訴 1600 余單,但其官方的回復率僅為 17%。有消費者表示打車強制收預付款,且無任何退款通道,未打到車也退款無門;還有消費者表示自己遇到了充值的金額無法退款,甚至被清零的情況。

                          3 月 11 日下午,即有乘客在黑貓投訴上發帖,稱其仍有 2516 元未退款。

                          " 我使用易到用車很多年了,一開始綁定了信用卡消費,后來易到用車搞活動,充值贈送一定金額,我就充值了多次。一開始還可以全部使用帳戶余額支付,2020 年一次我約車時,才知道易到用車出問題了,只能用一小部分余額支付,其余部分要用支付寶或現金支付,而且用車后,易到用車也不開具發票。后來在易到用車 APP 上很難約到車。于是,我就想將儲值全部退款,卻一直無法聯系上易到用車的客服。"

                          也是 3 月 11 日,有司機的投訴顯示,他仍有 58401 元無法提現,他控訴道," 三年多了一分錢都提不出來,這件事什么時候才能得到解決?"

                          燃財經獲悉,易到用車 APP 目前申請退款的排隊人數已經超過 3 萬人,賬戶中余額過萬的大有人在。

                          3 月 8 日,交通運輸部發布 2 月網約車行業運行基本情況,公布的訂單合規率排序及累計 180 天未傳輸數據平臺情況中,易到用車位列 "180 天以上未傳輸數據的網約車平臺公司 " 名單。 回溯交通部信息,易到用車早在 2020 年 10 月,就已超過 180 天以上未傳輸相關數據。

                          " 易到用車的危機,早在 2016 年被爆拖欠供應商費用的時候就開始了,之后一路向下滑落。2019 年爆出‘延遲提現’,2021 年爆出‘預存金難以退回’,現在又爆出充值后資金清零、軟件無法登陸的情況。" 易觀分析汽車出行行業高級分析師江山美對燃財經指出,乘客和司機的債務已經成為易到用車老大難問題。

                          公開信息顯示,易到用車(下稱 " 易到 ")隸屬于北京東方車云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于 2010 年 5 月創立,是一個汽車共享互聯網預約車服務平臺。

                          易到可謂 " 網約車鼻祖 "。在其成立的 3 個月后,卡蘭尼克才在美國成立 Uber;兩年后,滴滴出行才在中國出現。

                          2014 年,易到一度占有 80% 的市場份額,并實現收支平衡。也是那一年,熱錢流向網約車出行領域,滴滴、快的、Uber 大舉燒錢,搞 " 補貼大戰 ",而易到對融資謹慎,不加入市場競爭,而是選擇 " 隔岸觀火 "。

                          新興的網約車市場急速換代,易到行差踏錯,終至落寞。相繼委身樂視、韜蘊資本,卻陷于資本的紛爭。如今,辜負幾萬人的期待,易到的沉重債務,讓一個個普通人買單。

                          3 萬人 " 排隊 " 提現

                          " 易到用車 APP 目前申請退款的排隊人數已經攀升至 30384 人,我們申請退款提現的錢什么時候能收到?"

                          易到官方微信公眾號顯示,為了解決余額及待償賬務問題,易到于 2021 年 9 月設立了專門的 " 待償賬戶 ",隨后又推出 " 易到權益保障計劃 ",用戶可從 " 待償賬戶 " 中進入,通過商城消費、自營抵扣、債股轉換和輪候提現的方式兌換權益。

                          至今,超過 3 萬人將易到用車 APP 里的余額轉入 " 待償賬戶 "," 排隊 " 提現。然而,半年過去,排隊人數在增加,錢款卻沒有到賬跡象。

                          妍妍加入排隊的時候,前面有兩萬六千人," 這得猴年馬月,太坑了。" 她的賬戶里還有 378 元,而當初她充值金額也就 400 元。

                          易到用車 APP 截圖 來源 / 妍妍

                          公開信息顯示,2015 年 10 月,樂視以 7 億美元入股易到,獲易到 70%股權,成為易到的控股股東。2015 年 11 月,易到開始大規模充值返現,用戶充值 100 元,補貼 100 元。

                          " 充多少送多少 " 還不夠,2016 年易到 " 充返 " 活動升級:充值 1499 元,獲得樂視 1S 手機一部;充值 2200 元,獲得樂視電視一臺。

                          妍妍就有朋友充值了幾千元,彼時即贈送了樂視電視。但后來,她和朋友發現,用易到打不到車了,但充值的錢卻無法退款," 聯系不上客服,電話打不通,投訴也沒用,躺在賬戶里的錢是打水漂了。"

                          用易到打不到車的情況,是因為司機的余額,也就是 " 工資 ",也無法提現。

                          大樹是 2018 年下半年開始用易到接單的," 周末閑來無事就滿街跑,賺個外快。那會兒易到用車 APP 的錢多,比滴滴的多,充錢的人也多,單子也多。" 他還認識兩個朋友,都在易到充值了上萬元。

                          燃財經獲悉,2017 年,樂視深陷危機,易到被易手韜蘊資本。2018 年中,韜蘊資本引入原百度外賣 CEO 鞏振兵。鞏振兵入職后,易到短暫回歸經營。但好景不長,2019 年 2 月,鞏振兵離職。

                          令大樹沒想到的是,跑了幾個月,賺了一千來塊,才提現了四五百元,到了 2019 年,剩下六百多元就提不出來了。" 后來計入了‘待償計劃’,目前排隊 2 萬 +。"

                          易到用車 APP 截圖 來源 / 大樹

                          看上去 600 元并不多,但對于跑單司機來說,那是幾十單的付出," 一單多的 40-50 元,少的 10-20 元,因為我就是周末跑。后來錢提不出來,也就不做了,而且再也沒跑過網約車兼職了。" 大樹對燃財經表示。

                          可以加入 " 排隊 " 退款的人,至少看到一絲絲希望,而有的人則連賬號都無法登錄,余額已被清零。

                          妮子就遭遇了這種悲慘狀況。" 我每天上下班交通不便,都需要打車,易到不時有充值送費的優惠,我想著反正每天都要打車,就充值比較多。" 當初,她的充值余額還有 2000 元,她丈夫的還有 6000 元,如今卻連 APP 都登陸不進去,更不要說退款了。

                          她回憶道,當初正常使用這個打車軟件也就不到一年,一開始異常就是打不到車,后來賬號都登錄不了。" 作為工薪族掙錢不容易,這樣被騙,現在想起來還是很生氣。但是投訴無門、錢也沒法拿回來,又能怎么辦呢?"

                          易到用車 APP 賬號登入異常的受害者,在黑貓投訴上也非常多。

                          " 網約車鼻祖 " 落敗

                          易到用車 APP 截圖 來源 / 燃財經截圖

                          曾經,易到創始人周航對網約車出行的想象和規劃是浪漫主義的。易到率先推出 " 專車 " 服務," 易到司機溫和有禮、談吐不凡,易到用戶是中國高收入階層。" 在模式上,易到有 " 雙選機制 " 與 " 議價機制 ",為司乘兩端賦予了更多選擇權。

                          易到大股東韜蘊資本董事長溫曉東 2019 年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采訪時提到,"(易到)派單邏輯就不一樣。用戶發起需求,給司機派單,確實效率更高,但在大城市是反人性的。你需要讓司機知道目的地,選擇愿意去還是不愿意去,易到的司機可以選擇(接哪個乘客的訂單)。這是易到的特點。未來我們可能會沿著這個方向做一些深化,變成司乘雙方充分溝通的一個平臺,現在已經有司機議價功能。"

                          理想很豐滿,但市場殘酷的競爭并不等人。2014 年,穩居網約車市場霸主的易到,本有多家投資者、3 億美元的融資可拿,周航拒絕一番,只完成 1 億美元 C 輪融資。但就在同一年,滴滴拿到共計 8 億美元的融資,快的拿到 7 億多美元,而兩者隨即合并,易到再難與之競爭。

                          彼時,周航公開表示,補貼行為不符合經濟學規律,這是一個不正常的商業環境。

                          2015 年,瘋狂的網約車大戰中,滴滴的日訂單量一路突破 300 萬,Uber 的日訂單量達 100 萬。而選擇圍觀的易到,日訂單量僅剩下不到 10 萬。水深火熱之中,當時如日中天的樂視伸出援手,易到就此踩入泥沼。

                          2016 年夏天,加入補貼戰的易到 " 起死回生 " 三個月,曾經達到過日單百萬。9 月,樂視手機被曝出拖欠供應商款項,10 天后,易到被曝拖欠供應商共計 5000 萬元。隨即,到 2017 年,易到接連遭遇融資受阻、司機提現困難、拖欠供應商款項、乘客打不到車等連鎖反應。

                          2017 年 4 月,周航創始人團隊辭職。7 月,韜蘊資本以債轉股加投資的方式,收購樂視 67% 的股份,接手易到。

                          短暫運營一年后,2018 年 8 月起,易到車主再一次無法提現,個別涉及金額高達幾十萬元。2019 年 3 月,易到員工爆料公司欠薪多月,隨即裁員三四百人,比例近 80%。

                          2019 年之后,每況愈下的易到,讓那個 " 理想主義 " 的網約車平臺成為最惡毒的龍。

                          2020 年 6 月,有網友發微博表示," 易到即使還有余額,也千萬不要再使用,堅決刪除,不要有任何猶豫!" 原來,她無意間打開易到打車,發現有司機接單。結果路途中司機說余額只能用一部分,其他要付現,余額只能付不到五分之一。

                          " 更為可怖的是,路途里程多算 1.5 倍多,顯示上下點也不對。" 而這樣的情況,有很多乘客遭遇,甚至還出現,司機并未接乘客,卻線上計費、直接扣錢的情況。

                          2021 年 8 月,易到突然發布《司機端資費調整特別公告》,要取消傳統的抽成模式,變為信息服務服務費模式,按照階梯模式收取費用,最低 1 元,5 元封頂。但顯然,沒有司機還想接這個平臺的單。

                          天眼查信息顯示,北京東方車云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執行標的總金額達 2.35 億元,未履行總金額為 2.26 億元。而韜蘊資本被執行總金額達 18.88 億元。

                          出行市場浪淘沙

                          困在難解的債務危機中,易到至今無法將錢款退還給乘客和司機,昔日 " 鼻祖 " 如今陷入泥潭。而隨著時間推移,易到也被逐漸遺忘,也與網約車行業漸行漸遠。

                          前瞻產業研究院《2022 年中國網約車行業全景圖譜》指出,興起自 2010 年起的網約車,經過 10 年的發展,格局已經歷多次調整。

                          2010 年 5 月,易到用車率先推出‘專車’服務,易到用車也成為中國第一家出行領域互聯網信息公司。2010-2014 年行業處在探索起步階段,快的打車和滴滴打車先后上線,各類打車軟件相繼涌現。

                          2014-2017 年期間,行業完成初步洗牌,隨著滴滴出行宣布收購 Uber 中國,網約車市場逐步形成滴滴一家獨大的局面。2017-2021 年期間高德、美團、滴滴相繼宣布推出網約車聚合模式,行業更加融合開放,網約車市場進入巨頭競爭階段。

                          2021 年,網約車行業面臨最強監管。2021 年 7 月,滴滴旗下相關 25 款 APP 涉隱私安全下架整改。根據天眼查,2021 年以來滴滴出行共面臨 1733 起行政處罰。美團打車自 2021 年來共面臨 246 起行政處罰。

                          針對合規運營、信息安全以及司機保障等問題的監管趨嚴,行業出現巨變,而訂單量下降可能是最為直接的展現。根據交通運輸部披露數據,截至 2022 年 1 月 31 日,全國網約車監管信息交互平臺 1 月份共收到訂單信息 70420.3 萬單,但這個訂單數量還未達到發布數據以來的平均數。

                          2021 年,滴滴 APP 下架,帶來行業的窗口期。2021 年 7 月,不少打車平臺開始新一輪補貼戰,迎來活躍用戶數快速增長。移動互聯網數據平臺極光大數據三季度報告顯示,曹操出行月活用戶上升為 1101.5 萬,T3 出行為 986.7 萬,與 2021 年一季度相比,增長均接近一倍。曹操出行也成為繼滴滴之后,首個突破千萬月活用戶大關的網約車出行平臺。

                          市場活躍也迎來資本。2021 年 9 月 7 日,曹操出行獲得了 38 億元的 B 輪融資。2021 年 10 月 26 日,T3 出行獲得了 77 億元的 A 輪融資。

                          易觀分析資深分析師姜昕蔚認為,在競爭格局上,2022 年網約車市場的競爭還是會呈現點狀的拓展,不同的企業在不同區域與滴滴展開市場競爭。

                          " 在主要二線城市,T3 和曹操基本都已經進入,下一步的開城對企業的技術實力以及落地能力要求都更高,因此行業競爭不會呈現很長戰線的競爭和拓展,而會呈現點狀,當地頭部企業的競爭會加劇。"

                          " 未來行業整體會更規范,無論是對于出租車公司還是網約車公司,都會回歸到固定區域內的訂單服務密度上,如何進行車輛調度和用戶復購會成為行業中的核心競爭因素。"

                          運力的提升,規模的擴大,仍是網約車平臺的追求。然而,安全問題是網約車發展的高壓線,合規運營、維護存量市場,也是重中之重。創新業務模式,是網約車行業需要挑戰的,但不侵犯司乘各方的權益,不成為又一 " 易到 ",也是底線。

                          來源:燃次元

                          THE END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擊這里 尋求合作
                          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旨在傳遞信息,不代表砍柴網的觀點和立場。

                          相關熱點

                          相關推薦

                          1
                          3
                          欧美xxxxx精品_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播放_18禁男女污污污午夜网站免费_色哟哟在线观看免费视频高清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