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er id="fhfpr"></meter>

<del id="fhfpr"><address id="fhfpr"></address></del>
<font id="fhfpr"></font>

    <rp id="fhfpr"><listing id="fhfpr"></listing></rp>

              <rp id="fhfpr"><listing id="fhfpr"><rp id="fhfpr"></rp></listing></rp>

                <p id="fhfpr"><address id="fhfpr"></address></p>
                <font id="fhfpr"></font><mark id="fhfpr"><progress id="fhfpr"><font id="fhfpr"></font></progress></mark>

                  <mark id="fhfpr"><address id="fhfpr"><b id="fhfpr"></b></address></mark>

                          <sub id="fhfpr"><noframes id="fhfpr"><delect id="fhfpr"></delect>

                          王石:企業家最難是有權而不戀權金融

                          / / 2014-12-05 11:42
                          “一個企業家最不容易做到的是什么事情呢?就是我有權力去駕馭,但我不去駕馭?!?/div>

                          \

                          “成都的對話,我的表現異常嗎?”

                          2012年,哈佛歸來的王石,依然對九年前我們之間的那場采訪念念不忘。

                          那是在成都人民公園的茶室里,窗外行人往來如織,四圍的茶客悠然自得,天府之國里,每個人仿佛都浸潤在安逸的空氣中,除了眼前的王石。當時的他五十有二,幾天之前剛創造了中國最年長登頂珠穆朗瑪峰者的紀錄。從青白相間的山峰上下來,他似乎仍舊停留在缺氧狀態,還有些腦袋發懵。

                          “對,你是有些不一樣。”當時的王石和之后我所接觸到的那個思維敏捷的中國房地產業領跑者大為不同——回答每個問題他都需要時間來反應,自己先想一會兒,然后才能開始說話。即便如此,篤定的語調中依然保持著一個企業領導者不可動搖的威信。

                          有人評價,寄情于山水的王石是由于在公司大權旁落,在原本的領域爬不上去了。王石的回答頗具王者之霸氣:“我創建萬科已近20年了,如果20年還不能離開這里,那是我的失敗。我是非常強的,什么叫強人?強人就是絕對能控制局面的人。”

                          “你覺得自己是個強人?”眼前這個黝黑面龐的中年男人,因為攀登珠峰,已經驟然瘦了12公斤。

                          “你不覺得嗎?我當然是強人了。”王石語速雖慢,卻別有一番信手拈來的從容。

                          他在48歲的壯年“退位”,其實比暮年離場更為不易。他對我說,個體的強人政治、強人管理只能延續一代,而他則把自己的“強”,定位為懂得看到將來。“一個企業家最不容易做到的是什么事情呢?就是我有權力去駕馭,但我不去駕馭。”他選擇登山、滑雪、運營生態協會,但也從未忘記要培養后進,留給年輕人成長的空間。

                          萬科公司總經理郁亮,36歲開始就從王石手中接過執行的大旗。“萬科成功不成功,不在我王石在的時候,而在我王石不在的時候。”即將知天命之際,創業者王石選擇了遠離萬科,從深圳一路走到8848.13米的世界之巔,卻依舊不是終點。兩次成功登頂,高山已經不再是那座高山,十年間王石分明踏上了另外一條路,大洋彼岸的美國哈佛大學,成為遍覽七大洲高峰之后他生命里的第八座險象環生的攀登目標。

                          “其實內心也有斗爭。”他告訴我,原本定在九月入學,因為簽證而未能成行,心里雖然失望,卻也暗自松下一口氣。當初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去念“中文老年班”,王石毅然走上了哈佛之路,然而高等學府的大門向來敞開八方,想要真正往深處走,卻沒那么簡單。

                          春季學期是第二年一月份開始,仍有忐忑的他又要求延后一個月,“好歹過了春節再走吧。”出發之前,公司里的一個手下突然開始苦練英語,他覺得奇怪:“你要干嗎?”手下人說不是要派我去美國給您當秘書嗎?王石斷然拒絕:我根本不要秘書,我就是要自己去。

                          要在中國做地產界的第一,還是要到哈佛做回自己?一個人的海外留學并不是個好玩的商業游戲,但他卻選擇了戰斗到老。我問王石都選了哪些課,他說一開始根本不能從專業的角度去選,哪個教授上課有PPT就跑過去聽。其實也聽不懂,但是因為PPT上寫著英文,還能翻一翻字典。后來發現,完全依賴教案就沒法提高聽力,于是他又雇了一個小翻譯幫他用英文記課堂筆記,晚上回家對照筆記重新消化所學內容,硬把自己逼進英文的環境里。

                          我聽過王石講述自己創業的故事,企業經營的過程中如何攻克外界的一道道難關,而這一次,我看到的卻是他在挑戰自己。自己辦美國信用卡,用英文公開演講,接受BBC的英語采訪……人生到了60歲,仿佛一個嶄新的開始。

                          “為什么一定要去哈佛?”我問他。

                          “我覺得我經歷當中就缺這一塊。”他已經站到了中國企業家的前排,沒有企業家常見的將軍肚和滿月臉,肌肉硬朗,步履穩健,但顯然并不滿足。他說:“當英語已經成為全世界通用語言時,我根本還不會,而且我只是一個工農兵大學生。”到哈佛大學做回新鮮人的王石雖然語言考試經常最后一個交卷,但令他頗為得意的是,每次考試都能通過。

                          “雖然我在語言班是年紀最大的,但是我從來沒有留過級,而那些小孩就有留級重修的。”他依然對“老年班”這個詞耿耿于懷,在一個本該什么都明白的年齡段,坦然接受自己的無知者無畏,學會用方法論的角度認知自己,讓“Why的問題用How來回答”。

                          我也曾經嘗試去回答盤繞在他以及他身后那個萬科帝國的無數個Why。

                          為什么在悶聲發大財的中國式致富模式里,身為創始人卻把企業的名聲看得比控制權更性命攸關,斷然放棄四成公司股權,以身效法倡導至今在本土企業里依然罕見的職業經理人模式?

                          為什么他遠離萬科的“無為而治”卻造就了這家全世界最大規模住宅開發公司呈兩位數的增長率?

                          為什么這個重視員工個人生活的公司,卻在狼性理念當道的中國本土企業中率先進入千億元俱樂部?

                          同樣是在機場書店里,一本《萬科的觀點》榮登暢銷書排行榜,成為我試圖回答這許多個為什么的又一份參考。剛拿著書走到登機口,忽然在來往過客中看到一個熟悉的篤定身影——我的研究對象,王石。

                          他還是一副永遠在路上的裝束,風塵仆仆的登山包就放在身邊。喧嘩的登機口沒有人注意到他,只因為他太安靜。四周的聊天交談、飲水、進食都與他無關,就那樣一個人靜靜地坐著,手捧一本書,聚精會神地讀。他在這里,卻又不在這里。一個人和其背后企業的動靜姿態,仿佛都凝結在那一瞬間的紛繁與無言之中,泯然于眾,卻又與世不同。

                          陳文茜曾說,就算她生活在墓園里,也能開一間咖啡館,營造鼎沸人生。王石站在全國最為灼熱跟風的房地產浪尖之上,卻像坐在登機口安靜念書一般,專心致志地重新認識自己。那一刻的我,仿佛找到了自己的答案:獨立的強者,都從內心尋找榜樣的力量。

                          (本文作者介紹:中央電視臺節目主持人。)



                          1.砍柴網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砍柴網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砍柴網",不尊重原創的行為砍柴網或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砍柴網編輯修改或補充。


                          閱讀延展



                          最新快報

                          欧美xxxxx精品_香港三香港日本三级在线播放_18禁男女污污污午夜网站免费_色哟哟在线观看免费视频高清大全